這次改革一方面實現了監管網絡全覆蓋,另一方面突出了屬地政府負總責,食品藥品監管所既發揮了統一調度指揮和重大突發事件快速響應的優勢,又有利於風險隱患的就地排查、發現和處置。這種機構設置模式在全國獨具創新性,更接地氣
  □本報記者辛紅
  1月30日,農曆大年三十。早上9點,北京市房山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李力君帶隊出發,開展轄區節日期間食品藥品重點檢查。
  這是我國食品藥品監管體制改革以來,新組建的北京各級食品藥品監管機構成立後迎來的第一個春節。食品藥品監管體制改革帶來了哪些變化?記者跟隨巡查組進行了採訪。
  基層監管所全部成立
  寶宇花園食府是房山區良鄉比較大的飯店,當天的年夜飯已訂滿,大廚們在做相應的準備。李力君告訴記者,此次巡查的重點是涼菜間、洗碗間和庫房,同時還要做食用油的檢測。
  在涼菜間,房山區食品藥品監管局餐飲服務監管科科長馬春生叮囑說:“按照規定,每天上班前涼菜間的消毒時間不能少於半小時。你們消毒四十分鐘,符合規定,但要註意照燈的規範使用。”
  “您這兒是重點崗位,責任重大啊!”在洗碗間,李力君對工作人員石景林說。
  “放心。一洗二涮三消毒然後進消毒櫃,在部隊三十多年鍛煉出來了!”石景林回答說,“大過年的,不能給吃壞了。你們看看哪不合適,多給指導指導。”
  “新的區食品藥品監管局成立後,他們經常來,要求比較嚴格。尤其是食品添加劑,卡得非常死。”在檢查間隙,飯店老闆牛輝告訴記者,“我們是正規飯店,也嚴格按照食品安全法等相關規定去做。”
  按照北京市食品藥品監管體制改革的統一部署,房山區食品藥品監管局去年9月6日正式揭牌成立。在整合了食品安全委員會辦公室及工商、質監、衛生、藥監等部門的職責後,組建後的新機構對房山區食品藥品生產、流通、消費環節實施統一的監管。
  “藥品的監管專業性很強,而食品監管面臨的形勢則比較複雜。”李力君告訴記者,“房山點多面廣戰線長,有24個鄉鎮街道辦事處,大企業較少,食品以輸入型為主。改革後責任重了,任務重了,壓力也大了。”
  除了市、區機構整合外,去年9月30日,房山區24個鄉鎮(街道)食品藥品監管所也全部掛牌成立,110多名食品藥品監管工作人員全部接受了培訓並就位履職。
  監管“不浮在面上了”
  此次參加巡查的西潞街道食品藥品監督管理所副所長李會徵來自藥監局。他表示,西潞食品藥品監管所既是區食品藥品監管局的派出機構,也是街道的內設機構。通過這種“條塊結合”的形式,形成食品藥品監管“橫向到邊、縱向到底”的工作體系,確保基層食品藥品監管全覆蓋、無死角。
  西潞街道食品藥品監管所共有5人,所長由房山區人大西潞街工委、政協委員聯絡室主任劉殿學兼任,常務副所長戴新來自衛生局,房玉青、崔林明則來自工商系統。
  “以前沒有專門的監管所,但鄉鎮也有相應的職能,只能‘九龍治水’。”在西潞所,劉殿學告訴記者,“新機構組建後,鄉鎮監管所有了執法權,執法方式也有了改變。”
  他說,首先,現在的這種體制更有利於將安全隱患消滅在萌芽里。以前,鄉鎮接到有關違法行為的舉報後,需要聯絡有執法權的若干個部門,不利於及時查處違法行為。現在,新機構在隱患的排查、處置上起到了快捷方便、立竿見影的效果。
  其次,在服務上更便利商戶。以前,商戶辦個證,需要跑好幾個地方,如今一個地方就解決了。
  此外,食品藥品安全宣傳、普法可以隨時進行。西潞所不僅對所涉食品藥品監管的1400多家單位進行了詳細台賬記錄,還到每條街道挨戶登記走訪,更貼近了商戶。
  劉殿學說:“如今,哪個村哪個社區有什麼情況,隨叫隨到,監管人員深入基層,不浮在面上了,能夠面對面地服務群眾,使得監管工作更專業化、群眾化、方便化、情理化。”
  最嚴格的食藥監管制度
  儘管房山每個鄉鎮都成立了食品藥品監管所,但由於該區山區丘陵占三分之二,執法人員仍然短缺。有的鄉鎮所只有1人,執法時為了符合程序規定,只能找相鄰的鄉鎮所聯合執法。
  為了彌補監管力量的短缺,房山區食品藥品監管局目前正在計劃招聘食品藥品安全監察員。此外,他們還組建了554人的食品藥品安全聯絡員隊伍,使監管觸角延伸到每一個村莊和社區。
  “不僅房山組建了完善的食品藥品監管機構,目前,北京市級、16個區縣和322個街鄉都成立了食品藥品監管機構,同時,市政府將原食品安全委員會調整為31個部門組成的市食品藥品安全委員會,構建了市、區縣、街鄉三級食品藥品安全委員會組織體系。”北京市政府副秘書長、市食品藥品監管局黨組書記、局長張志寬說。
  在他看來,這次改革一方面實現了監管網絡全覆蓋,另一方面突出了屬地政府負總責,食品藥品監管所既發揮了統一調度指揮和重大突發事件快速響應的優勢,又有利於風險隱患的就地排查、發現和處置,這種機構設置模式在全國獨具創新性,更接地氣。
  張志寬說:“北京85%以上的食品和90%以上的藥品由外埠甚至國外供應,對國內、國際市場關聯度、依存度較高,同時,北京既有知名食品藥品企業,又有相當一部分小作坊、小食雜店、小攤販、小餐飲,食品藥品風險防控任務艱巨。”
  據統計,目前北京市有食品藥品監管主體約26萬餘家,另有化妝品經營單位近20萬家,食品藥品經營平臺、網站、網店2.9萬家,有的網店雖然是北京的企業或個人開辦的,但是所屬的平臺、網站不在北京,使常規的地域管轄面臨新的問題。
  為了“讓首都市民享受更高水準的食品藥品安全保障”,張志寬告訴記者,北京將建立最嚴謹的標準、最嚴格的監管、最嚴厲的懲戒。在標準上,將針對高風險食品生產經營企業普遍建立起嚴謹的技術審評制度,在監管上,監測抽檢不僅將從監管業態、區域等方面盡可能實現全覆蓋,監測的項目還將突出市民日常消費量大的食品以及可能存在的風險隱患,比如大米中的重金屬、牛羊肉的摻假、嬰幼兒奶粉和輔食中的三聚氰胺等等都納入了常規監測。
  他表示,公眾關心的食品藥品互聯網監測中心正在建設中,食藥局將從網絡海量信息中搜索和識別經營食品藥品的平臺、網站、網店以及有關違法虛假宣傳內容,嚴厲打擊網上和電視廣告銷售假劣食品藥品違法行為。
  而在懲戒方面,北京正在構建食品藥品信用信息平臺,並探索對食品藥品生產經營企業實行違規計分制管理,對屢次違規者直至實行產品退市、企業退市、區域退市措施,加大失信違法的成本。同時建立完善黑名單制度,對嚴重違法犯罪者實行終身行業禁入。
  製圖/李曉軍
  (原標題:直擊北京食藥監管體系改革後首個春節)
創作者介紹

一個晚上

csccara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